亚洲成av人片在一线观看

  • <tt id="ma8kg"><optgroup id="ma8kg"></optgroup></tt>
  • <sup id="ma8kg"><nav id="ma8kg"></nav></sup>
    <menu id="ma8kg"><samp id="ma8kg"></samp></menu>

    潘石屹:上網要翻墻不符合互聯網精神

    新浪科技 2014-12-12 18:16:07

     12月12日下午消息,CVW2014產業互聯網大會今日在北京亦莊召開。在“產業互聯網@全球論壇”上,潘石屹稱SOHO要傳統產業要擁抱互聯網有一定困難,但是SOHO一定要轉型互聯網公司。另外,他還稱翻墻是很不符合互聯網精神的。

    1418364986896.jpg

    以下為“產業互聯網@全球論壇”對話全文:

    主持人:今天上午的會非常過癮,不知道大家的感受。剛才硅谷給我們展示了一些新的技術創新和應用可能,在我們身邊我們看到傳統的服裝行業,我們的凌云汽車這樣一些非常新的做法,就像剛才丁健總給我們說的,產業互聯網可能即將和正在摧毀以及改變無數行業,我下面想幾位重要的嘉賓上臺,給我們分享他們所在行業的產業互聯網的嘗試應用,以及他們所看到的產業互聯網在中國和世界新的未來。下面的話題是討論產業互聯網和中國經濟的轉型,有請幾位嘉賓: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泰康人壽董事長陳東升、用友集團高級副總裁鄭雨林、工商銀行信息科技部總經理呂仲濤、中國國航機上網絡建設辦公室主任王淼、中國聯通集團寬帶公司總經理何華杰。

    我們知道今天這幾位很不容易在一起,從行業來講多數時候我們的陳總和潘總,很難在一個平臺里面討論問題,確實行業的相關性不是那么強。但是今天有一個共同的話題就是互聯網對于我們行業所帶來的變革,從潘總開始。因為我印象特別深刻,當時幾年前微博特別紅火的時候,張欣和老潘在網上發了一個東西,我們決定不再跟任何紙媒打交道,砍掉營銷費用只用互聯網的手段進行傳播。我們想問,從房地產這樣一個磚頭+水泥這樣一個非常重的行業里面,互聯網對于你們的改變是什么?尤其是今天這個話題,產業互聯網對于中國的GDP占比如此之高的房地產,有如何的解構?

    潘石屹:對我們的影響很大,上一場是IT精英,這一場都是土豪,換場了。我記得1993年的時候我認識的幾個朋友,他們的第一筆錢就是從我這兒賺的。當時田溯寧、丁健還有一個劉亞東,怎么今天換成金亞東,也是三個人,過來跟我說有個信息高速公路,1993年不叫做互聯網。說這個東西挺管用,我說可以干什么?他想了半天不知道該干什么,最后給我說,劉亞東還是田溯寧我忘了,說你有沒有看過花花公子的封面,我說在國外看過,國內沒有看過。他說信息高速公路,拿著你家的電話線可以直接看最新的一期花花公子的封面。我說吧,結果三個人把我的電話接上,搗鼓半天一會兒撥好一會兒干什么,最后我也沒有看成。從93年到現在,每次都跟他們聊,對我的觸動很大。今天確實像他們說,他們說的傳統行業聽了不高興,什么破壞什么支解,可以用比較溫柔的詞,擁抱、合作這樣的詞會比較好一點。對于傳統的行業,什么是傳統行業?就是這些效率低的,成本高的行業,這個傳統的行業就是人人都不平等,有的人今天高,有的人今天低,級別低的見了級別高的就點頭哈腰,不想創造如何想拍馬屁,這就是傳統行業!

    房地產就是最典型的傳統行業,巴結領導,見了政府的也巴結,公司里面的也巴結,在他們的基因里面就是巴結領導,這就是房地產!最近我也準備用互聯網擁抱房地產,結果擁抱的時候一看確實很困難。最近我讀了很多互聯網的文章,看了雷軍的文章,說傳統的企業家傳統的行業不可能搞互聯網,我非常同意他的想法,確實非常困難。第一個,傳統行業里面有一個很大的部門,權利很大的部門就是銷售部門,互聯網還要它干什么?淘寶有沒有銷售的中間代理?沒有,銷售的很好。第二個傳統行業有一個很大的,掌握錢的部門叫財務部門。財務部門一大堆的收款員,你們想想淘寶上面還有出納嗎?一個網上支付寶的什么東西都可以支付,所以我就體會到,確實是要肢解了。這個東西一旦生出來你要把一個豬變成一個大象或者變成一個羚羊,這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如果兩個蛋,一個雞蛋一個鷹的蛋,這看著沒有什么不一樣。但是孵化出來不一樣,一個孵化就是低效率高成本的傳統行業,只能在地上跑,另外一個從它的基因里面可以飛到天上,所以我今天來主要是學習,上了田溯寧的當,他說有五六個人,我想中午不吃一頓飯,結果一進來發現這么多人,我今天主要是聽和學習。

    何剛:謝謝潘總。潘總幽默風趣,但是道理很深刻?;ヂ摼W的高效率確實是深入人心的共識,我想回到我們的東升總,保險進入信息化比較早。我們知道泰康發展到今天,他說到低效率,效率問題包括平等的問題,不知道從保險行業來講,你們的體會是什么?產業互聯網對你們帶來什么變革?

    陳東升:傳統產業它是一個金字塔型的,因為它要構造一個網絡是層層堆,因為互聯網把這個趨勢變革了,小潘我們第一次同臺,跟大家講個故事,96年,最開始叫紅石地產,他和他老婆在樓下,我剛剛創立泰康人壽,我在籌備,在保利大廈的樓上,我們同時創業,今天大家可以看到,他是一個很成功的?;ヂ摼W對我們影響?我們對于信息很關注,2000年泰康就成立了泰康在線,后來慢慢覺得互聯網泡沫,但是對于互聯網的認識淡下來了。又回到了該做什么做什么,但是我們心也沒有死,所以我們的團隊沒有解散,一直跟著一直探討,怎么通過互聯網賣保險?我們跟新浪合作過,在百度燒了很多錢,跟馬云也在合作。但是BAT出來以后,真的進入互聯網成功的大規模的,這是一個社會的階段。這一場對于傳統產業的影響是實實在在的,我講一下我的故事。去年4月份去馬云那兒待了兩天,馬云那次很坦誠很敞開,把他所有的都講了,包括他的管理包括他內部怎么反腐,包括他的合伙制度。那一次BAT都去了,李彥宏、馬化騰、馮侖都在,我聽了下來我覺得他是顛覆了銀行,我覺得他巨大的客戶群他會成為世界上真正的,以互聯網大數據為主的零售的商業銀行。我是這樣看的,但是告訴大家回來以后,我琢磨了兩個月,對于成熟保險的顛覆可能更多。為什么?因為人壽保險大家知道,保險是一個被動的產品,是一個冷產品。被動是一個冷產品,你們在座很多買保險,買保險交了錢就忘記了,保單扔到哪兒可能找不到,到了交錢的時候發現我們都是一年交一次錢,一年催你交一次錢,你不發生病不會找保險公司,所以找保險公司的頻率不高。

    但是保險正因為是冷產品,正因為是被動產品所以要推銷。保險公司推銷員我認為是世界上最優秀最能干的銷售員,比他們房屋還要好。由于這個很難推出去,九個人的成本在一個人的成本上。人壽保險信息不對稱,銷售成本最高?;ヂ摼W的本質是降低成本是開放,說消滅中間成本說重了,它就是降低成本或者是減少,或者是取消中介。所以這樣回頭來看我們自己也在開始,我等會兒要去,我們一千人在珠海開年會,有這么大的隊伍。當然我們最重要的,借今天這樣一個機會,過去互聯網對保險公司的沖擊,當然現在都在講金融,免費、碎片、廉價?,F在在座的你們,泰康人壽已經推了大半年了,沒有大做廣告就是口碑相傳。你們在座每個人,在微信上打開泰康人壽這四個字,你可以領一年一百萬的航空醫療險,一年的,免費的。實際上是永久的,坐高鐵50萬,高鐵的意外險,也是免費的。所以實際上,我在金融領域也不是說,當然金融風險、監管不談了。其實對于金融的沖擊,最終是免費、碎片、廉價,真正的讓金融普惠消費者,這一場革命剛剛開始。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剛剛拿到公募基金的牌照,公募基金什么概念?我們保險銷售在手機上,當場給營銷員資金,當場拿到泰康人壽,客戶的錢拿來了以后,我也幫你理財。一場大的變革正在到來,由于BAT對于社會的沖擊和創新。其實我剛才講的傳統的企業家,特別是去年和今年是最焦慮的一年。當然現在大家看的越來越清楚,互聯網剛剛開始,馬云只是在消費領域,今天講的是生產領域、制造領域還有金融領域,實際上剛剛開始。所以我們很有自信,在手機上買的保險我跟你點對點就可以完成,未來所有的服務可以網上服務。這兒也有大數據,大數據是最個性化的,你交的保費不一樣,你的年齡,身體情況,抽煙不抽煙,喝酒不喝酒,還有出差情況,這完全是你個人的費用,如果你要查的話你的保險你的保價很高,如果天天出差風險也大,可能保費高一點。所以這種革命性的,我認為是一個前沿。因為BAT在中國,我們中國的傳統產業在互聯網的趨勢和武裝,或者是思維方式,它自然的貼近了,貼近的過程一場慢慢的過程。我現在想泰康,我兩萬多員工未來可能一萬多,因為你買我保險,中間有大數據、云計算。當然我一想互聯網帶來高效率,那么多人失業怎么辦?我們也要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何剛:他提到保險行業有可能比更早,比銀行行業受到互聯網的顛覆和重構,同時取消了中間環節,我們很高興聽到了費率的免費降低。

    陳東升:保險非常便利實惠我們就是要讓保險更便捷更實惠,把它變成現實,互聯網完全可以。

    何剛:我想問一下工行的呂總,剛才說銀行沒有那么危險,但是我們看到過去這一年互聯網金融的關系,能不能介紹一下工行,中國信息化走的最遠,你們在產業互聯網方面看到什么新的趨勢?

    呂仲濤:實際上剛才提到這個情況我一直思考另外一個問題,我一直覺得從銀行金融產業互聯網,我剛才想怎么融合到其他的產業互聯網。因為相對消費互聯網來看,實際在中國,從我們進入產業去看外面的其他產業,實際上其他的產業互聯網發展還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舉個例子。這些年從金融角度,一直向其他的角度推動現金管理、供應鏈融資,這個方面碰到很多挑戰。一個信息問題,有些環節的信息建設相對落后,第二也是壁壘問題,行業之間的個性還有很多特征。實際還是需要O2O的特質的東西去關注,我們的產業互聯網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還有很大的挑戰。這個從本質來講,剛才也說到包括金融行業本身,這些傳統行業原來的組織管理模式,剛才潘總也講了,實際上里面的各個層次、等級、架構非常明顯,面對互聯網這種信息的流動、共享、互聯互通,有些時候結構不一致,是違背的。這種情況下如果組織變革不做推動,單單靠信息系統,技術的使用可能很難,特別是對于傳統產業,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一個對于數據的角度來講,支付現在大家很關心?;ヂ摼W金融主要講支付,后面的融資、交易,互聯網金融也是寬泛的東西包括證券保險。從支付這塊跟消費比較接近,比較好切入,往后走的話同樣有很多風險管控問題,風險管控依賴于信息。這個當中講信息,我剛才講用一些所謂的互聯網技術,加上我們的信息感知改革,加上我們的所謂的大數據技術,做這樣一件事情是不是可以解決問題?我覺得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考慮。

    第一數據大是不是夠?實際上阿里包括我們很多行業積累很多大數據,但是大不代表全,很多是片斷的。一個客戶有不同的行為,一個企業里面也是一樣,如何把數據做全非常困難,這里涉及到很多知識產權,涉及很多個人隱私,很多法律問題需要解決。怎么把數據做全,這是第二個難點。第三個把數據做深,你要發現什么?有很多指標去判斷。那么怎樣把數據做深了,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所以從互聯網產業這個角度來看,除了技術除了信息的獲得跟大數據的利用,我覺得還有很多路要走,甚至從互聯網本身,大家一直談到的平等、開放、包容、互創,從企業視角是一個悖論。這些BAT公司他們之間共享了嗎?互創了嗎?所以未來產業互聯網,我個人覺得要發展更高的境界,必須要把產業的邊界要磨合,壁壘要打破,也許產業可以創造出一個新的模式,謝謝!

    何剛:提到打破行業邊界,信息的共享。我們回到聯通的何總,我們知道移動網絡應該是一個共享的平臺,這個方面新的聯通寬帶公司在產業互聯網的布局方面,有什么新的技術創新和應用創新?

    何華杰:剛才潘總講的93年的故事,當時運營商還是有一種情懷或者能力,當時潘總看不到美國花花公子的雜志,是因為那個時候看網上內容很少,并且中文的內容很少。當時中國電信做一個事情,就是建各地的信息,豐富網上內容讓更多人上網。產業發展的初期就是這樣,你要做垂直整合,把產業鏈做全才有人上網。但是這個事情很快過去了,運營商再發展互聯網的時候變得特別的糾結,我們現在利潤最高的語音、短信已經被互聯網實現了,我們好像變成了自己是自己的掘墓人,這個時候運營商需要重新想這個事情。我覺得產業互聯網對于運營商來說是一個機會,我為什么這樣講?有幾點,因為人對于信息的需求是無限,對于無時不在的大帶寬的信息連接,我們的資源是有限的。所以我們覺得作為互聯網基礎設施的建設者,我們甚至還做不到BAT講的互聯網思維,我們要第一市場免費,再做其他的事情。因為畢竟基礎運營商跟房地產有一點像,還是重資產,如果有一天潘總的房子給消費者免費,那個時候我們再談上網免費,可能已經是真正的顛覆了。

    產業互聯網中,剛才談了一個很重要的就是2C時代不太關注,2B的時代特別關注。這個時候運營商有兩件事情做,第一就是更多的連接和覆蓋。今天每個人都有手機,這個手機很智能,但是是不是太智能,上面的東西很多,每個人放了很多品類的APP。其實走到另外一個極端了,這個時候由于計算能力和能片能力的加強,就像一個糖豆一樣??纱┐髟O備已經可以從手機里面獨立出來,我們必將走向物與物的連接,這個連接的數量級是一個巨量的增長,這是第一個增長,第二個增長是覆蓋的增長。我們今天談網絡覆蓋還是人口覆蓋,基本上先進運營商是95%的覆蓋率,但是我們未來會談地理覆蓋。就像谷歌的項目里面,他可以做到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地理無盲區的覆蓋,這些都是運營商需要做的事情。運營商還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我們網絡的改變,我有機會聽了基點大學的講課,包括剛才凌云汽車講了很多東西。他講我的汽車越來越智能,但是我作為聽眾我唯一一個想到,為什么不說一下道路和它的匹配,現在只強調汽車越來越智能,通過軟件技術,如果和道路結合我們的生活是不是更加美好?運營商這個上面做的事情也是受互聯網思維的啟發,我們做一件事情讓我們硬件標準化,把軟件提升上面,就是現在講的軟件定義網絡,這種情況跟上面的應用有一個更好結合。未來的產業互聯網中運營商還有更大的機會,以我們的大數據、無所不在的網絡,對于用戶認知的情況下,我們和其他產業的跨界結合,這里面已經做了很多例子,大家可以。

    我們是聯通集團的全資子公司,我們負責基礎業務以外的增值義務,對于運營商的資源來說,我們如果用兩個緯度看,一個是能力一個是資源,在我們的資源上,如果有需求有能力實現我們自己的技術產品,如果有一些需求我們很明確我們沒有能力我們去外包,我們跟亞信有很多服務。更大的藍海是,我們的需求不知道,我們的能力是沒有的,但是我們有資源,這個方面我們有合作的基礎,我們創立一個平臺,有一個品牌叫沃家夢工廠。我們把一大批資源開放出來,給創業者給其他的產業我們一起做眾籌,這是我作為一個長期在運營商工作的人,我也很糾結很思考很焦慮,我們也思考下一步運營商大發展中我們自己的道路。

    何剛:電信運營商作為技術平臺的建設者,他們在企業級方面值得我們關注。我們知道用友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公司,今天的用友看到產業互聯網新的機會,你們有什么樣的準備和新的創新?

    趙國棟:我剛剛加入用友,我很高興去了一個高大上的企業,剛才聽潘總說是一個土豪企業。我們也在轉型,從用友的角度來看,企業互聯網。其實跟講產業互聯網的概念是一樣,不管產業互聯網還是企業互聯網,都是跟傳統互聯網深度融合的手段。我們知道潘總在微博上很活躍,發起了潘幣,大家問潘幣買多少房子?大家想想在消費互聯網的時代,你在微博上發一個潘幣買不了什么東西,但是跟產業互聯網融合,可以發揮巨大連接,產業生態所有的東西如果用潘幣流通,你是什么樣的地步?這就是產業互聯網。我概括一下有幾個要素,第一個就是產業生態,也可能是像我們用友這樣的企業,一個軟件公司它的上下游還有合作伙伴,也可能是其他行業的公司,是一個產業生態,這個生態里我們從整體組織來看,這個整體組織產生能量,任何的商業機會遠遠大于獨立企業。

    第二個,潘幣是什么?是生產性的服務業。這個有幾種,金融是,通訊也是,物流也是,怎樣把生物性服務業的東西跟生態緊密融合?釋放出很大的機會,這就是我的本行通信發出的作用。一句話就可以解釋產業化,我們以大數據為依托,把生產性的服務業跟產業生態這個過程環節緊密融合,就實現一個企業的轉型。這個叫融合大數據,根據產業生態產生互聯網的融合所在,這個思路也是拿這個思路幫助大型企業,潘總的企業做這個服務。用友本身也做這個,用友本身把互聯網金融服務,但是沒有發行潘幣,他自己做這個事情,希望把金融業、數據、生態融合一起提供這樣的服務,這是我們的方向。

    何剛:謝謝趙總,包括用友和聯通這樣叫做環境和第三方的公司,他們是為產業互聯網的加速,不同行業的企業和變革提供必要的幫助支持,同時共享產業互聯網帶來了的成果。最后問一下我們的國航,我們知道原來上飛機第一件事就是關機,不準用電腦手機,估計對于潘總這樣的商務大人這是很痛苦的事情。給我們分享一下國航機上網絡建設這塊的最新動向,從國航整個服務和循環產業來講,產業互聯網對于你們意味著什什么?

    王淼:我一介紹飛機上可以上網,所有人都會問安全嗎?因為我們要求旅客在飛機上要把設備關閉。我們知道手機跟飛機的頻率是有干擾的,PAD這些可以使用?,F在問題來了,在飛機上可以用,能不能跟地面連接?現在有很多這樣的技術,一方面可以跟衛星連接,飛機跟衛星連接以后,我就屬于一個Wifi網絡,像潘總大樓的Wifi一樣,在這個環境里面可以通過Wifi上網?,F階段中國民航還不允許手機使用,但是據內部可靠消息,可能最遲明年年底,我們上網的手機關閉到飛行模式,在客艙里面也可以使用,但是前提需要航空公司和更多的航空安全專家一起對中國民航的飛行器做很多驗證。在飛機通過Wifi連接網絡可以干什么?我們說客艙里面是互聯網最后的一塊凈土,因為在喜馬拉雅山也可以上網,海上也可以上網,中國移動做一個廣告在海南的島上發出信息。我們現在通過地面基站可以跟互聯網連接,我相信整個產業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剛才跟趙輝總發微信,他說沒關系,今天在座大佬都是在地上,空中這塊歸你管,你不要緊張跟大家交流。我也想為國航做一下廣告,國航是目前航空公司里面安裝上網飛機數量最多,現在已經有18、19架飛機可以上網,跟我們將近五百架的比起來還是非常少的但是我們后續改造的速度很快。國航提出國航上網,是一個新興互聯網,得到更多擁有技術擁有互聯網這種開發能力的,并且有經驗體驗的互聯網應用的企業,大家響應的非常熱烈。我們今年11月11日,剛好是光棍節。我們成立了空中互聯網產業聯盟,咱們亞信也是我們聯盟重要的成員,這里面有幾十家企業跟我們一起做空中有了互聯網,我們可以干什么?可能很多老總說,空中有網絡我不能睡覺了,我希望未來更多的旅客在空中,都可以享受到網絡服務的同時,可以幫助你們解決一些更重要的會務。我剛才聽到很多嘉賓說,很多好的想法是在飛機上產生的,有沒有可能潘總,下次我們在飛機上展開。你要去回美國的路上跟大家互動,我相信有更多粉絲跟你互動。飛機的互聯網給我們帶來很多想象,我本人一開始就開始做計算機技術,在航空公司的應用。我學的專業是計算機應用,應用了一段時間以后包括我們跟用友、東軟合作,應用一段時間發現,我們這樣的傳統企業離不開IT,完全就是融入到血液里,沒有計算機我今天飛機飛不了,機票賣不出去。

    我們做航空公司的電子商務在網上賣票,那個時候大家有點擔心,幾千塊錢發出去。國航當時獲得大數據的評獎,就是傳統應用的大獎。我們當時領獎的時候發現都是互聯網的屌絲,像這樣重量級的嘉賓我們沒有見到。但是沒有想到五年之后我們看到互聯網已經融入到我的血液里,如果傳統產業不具備互聯網基因,我找不到我的客戶,甚至分分鐘就會被顛覆。我這個在傳統行業還是有一定規模有一定影響力的企業,所以現在的航空公司有危機感,國航認為我們除了做A到B地以外,不知道什么流量免費、房子免費我們機票也免費。我們賺什么錢?各位都知道,天上有幾個小時給我,有很多廣告主找我們,而且那個封閉的空間你可以了解的東西更多,你可以做投資、經營、溝通、消費。那么我想這個時間上的經營上,航空公司會帶來一個更大的穩定和收入,不受油價的波動。最后油價下跌,航空公司股價上漲。經濟好的時候航空公司也會賺錢,從有航空公司到現在這么長時間,航空公司不賺錢,我們還虧錢,最后我們就是白玩,把大家從A到B地。如果我們把高端人士的時間經營好,會使我們整個行業有全新的改變。以前我們航空公司的經營學國外航空公司,我們的服務也是向漢莎看齊,但是我們發現我們領先了更多的發達國家,我們發現我們的用戶用手機上網,我們看到我們的產業非常健康非常有活力,航空公司如果跟產業互聯網結合,我相信我們國航不僅可以在亞太地區領先,可以領先全球的民航業,成為中國的驕傲。就像高鐵一樣,未來希望習大大出去訪問,可以多簽幾個航空行業產業互聯網的單,讓我們中國民航不僅大,而且更加強盛!

    何剛:謝謝王總,非常令人激動的飛機互聯網上的生意。剛才幾位的暢想包括他們的實際應用,我相信很有意思,因為時間原因我們很難把每個領域再深度拓展,但是有一個問題想問各位。因為我們昨天看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報告,有很多提的提法和概括,經濟新常態。但是看起來我的理解是,經濟發展將會強調更穩健,穩健的意味著經濟的速度就會慢一些。我們說產業互聯網有沒有可能改變和推動各位的行業,或者說你比新常態更快的發展速度,更高的效率迅速發展?能不能做一點這樣的展望?

    陳東升:新常態,其實就是一個高速發展的新興工業化國家轉型進入一個中等發達,或者邁向發達國家的轉型,就是這么簡單,永遠的兩位數字不存在,基數大了就會下來,就是高增長。每天美國說增長3%也算,3%他16萬億,他增長的基數多大?還有一個從信息工業向中等發達國家轉型,就是你的服務業,你的投資開始向投資業、消費轉型,消費轉型就業會大大增加,但是增長的速度慢一些??偟膩碇v就是這樣的狀態,包括今天的環境污染 的問題,一系列的問題。工業或者投資來拉動,其實工業投資拉動,你再投資就是過剩的產能,所以它也不允許,這是一個拐點。

    何剛:產業互聯網會帶來什么樣的行業仍然可以保持兩位數的增長?

    陳東升:大家可以看到,中國經濟未來十年到十五年,這是我的觀點,還有三只劍,一個就是持續的工業化和城市化,我們今天的城市化到50,西方應該到90,所以我們的城市化還有大量農村轉到城里,變成市民的過程還要成為十年。城市化就是大量的建路、蓋房子,房地產的春天還有十年到二十年,這就是轉型到服務業、消費業?,F代服務業的基礎設施是什么?比如我們今天大家都有醫療卡或者養老卡,但是走到任何地方,互聯網化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你這個網絡還沒有建設起來,比如像泰康,不管你互聯網,你中國進入老齡化,養老、醫療成為很突出的問題。所以蓋養老院、醫院、學校還會持續,所以我覺得現代服務業的基礎設施,這會拉動經濟。泰康未來五到八年,在養老,當然我們是醫院,養老社區里面有醫院,我這一項投資未來在中國做連鎖的,未來做20所到30所,大概八百億到一千億。你做房地產,鋼鐵水泥還是要,但是我還拉醫療的發展,實際這是一個商業房地產帶動醫療和養老的消費,房地產拉動對于經濟拉動的作用還有,我拉動了醫療和養老的消費。所以這叫現代服務業的基礎設施建設,這是很重要的。我一直搞宏觀經濟轉型,做企業的,走出去。我們現在大量產能過剩,我看昨天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國已經進入資本輸出時代,我們大量過剩的這些制造業轉移到他國去,所以我老講城鎮化、服務業走出去。這三只劍,拉動中國經濟未來10到15年,次高速增長,應該是5以上10以下,我不能說6或者7,就是5以下,因為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它的經濟可以增長3.8甚至到10,所以我們一定不能低。

    何剛:謝謝!潘總給我們分享一下,他說房地產還有很好的發展時機,是不是說房地產不用很好的擁抱互聯網。

    潘石屹:最近接觸一些人,有人對房地產很擔心,最悲觀的觀點叫崩盤,也接觸一些人對于中國的經濟很擔心,最悲觀的觀點就是崩盤。我見了一些物理學家、人類學家對于整個人類社會很悲觀,認為轉基因如何,我們大量的醫療的采用,會讓人的基因不會優勝劣汰,會崩盤。我的觀點是什么?我是比較樂觀,是不會的。背后的原因就是因為有互聯網!互聯網不簡單是一個工具,而是后面反應出一種精神和思想,它是一個包容的,多元化的,可以分享的,可以平等的。其實互聯網這個技術把最核心的精神通過這個技術表現出來了,下一步怎么做?作為SOHO中國一年前就宣布,我們一定轉移成互聯網企業,如果是一個傳統的房地產企業,下一步的下場就是煤炭行業、鋼鐵企業的的下場,房地產不管怎么發展,如果不把效率提高,不把成本降低就是這兩個行業的下場。當然了,今天有政府官員在這個地方,我也呼吁一下。田溯寧說讓政府官員制訂標準,制訂政策去,可是有一個你制訂政策和制訂標準,更簡單的事情別再讓我們翻墻了,這個不符合互聯網精神!

    何剛:非常好的一個聲音!我們大微的正能量反應我們正常的主張,非常好,互聯網提高效率,更加包容,用互聯網的基因改造我們的房地產這種公司,這是非常讓人期待的前景。我們最后還有一點時間,還是請我們其他的幾個嘉賓展望一下,你所看到的中國下一步高速增長的領域,我們期待中國高速增長的領域。

    呂仲濤:從金融行業來看,我個人覺得,這是個人判斷,因為我們金融跟經濟緊密相關,按照我們的判準是兩位數應該很判斷,幾乎不太可能,在這么大的體量下面靠資本的擴張已經很難維持,這是一個判斷。第二個實際就是轉型,我們的利潤來源是大型企業,現在我們利用互聯網這種技術,所謂的產業互聯網,就會朝小微企業,朝供應鏈融資,甚至朝消費的支付領域,小額消費信貸,個人的消費信貸去找出路,做轉型。當然這一定很痛苦,我相信隨著中國的經濟基本面,并沒有趨向壞,所以我相信我們可以走出一條路出來。

    何華杰:潘總的夢想如果可以實現,我們明年有一個很好增長,我覺得流量會增長很多。但是運營商我們直觀感受的新常態,在座各位每個人都有一個手機很多人有兩個手機,或者是IPAD。我們的增長不是來自新增用戶,我們必須找新的增長;剛才談到運營商做的事情,我覺得有兩個方面。一個方面剛才講用互聯網的精神改造自己,運營商必須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效率,也很巧昨天跟員工交流,我說我們不改變我們就是看到的煤炭、鋼鐵和紡織。我們自己做運營的高效率,用互聯網的改變我們的組織結構,擴大我們的邊界。第二方面要找到傳統的增長,并且這種增長是營造一種新的生態環境,如果說我們有更好的互聯網的基礎設施,移動寬帶的基礎設施,物聯網的基礎設施,這種意義的增長是更有意義的增長,不是反應在GDP的增長,而是反應在生活質量上以及我們更寶貴的東西,所以我們追求的應該是這樣的新常態的增長。

    王淼:航空公司實際上是一個相對大資產,增長根據客流增長?,F在誰有錢還不出去旅游,這方面大家不用擔心。數據方面每年我們的旅客人數有11%以上的增長,我們的飛機不斷引進最新最大最豪華的飛機,也完成了很多航線。這方面我們不會受很大影響,人類社會現在社會有兩件東西是現在發展非常重要的東西,一個就是航海時代以后地域時代的連接,解決了我們很多貿易、文化,甚至讓我們的心態更加開放,我們的經濟也得益于此?;ヂ摼W就是解決人與人之間的連接,剛才潘總說第一次觸網的時候,大家上的東西不一樣,但是我們最初的夢想,我終于可以跟一個遠在大洋彼岸的人產生連接。這種給我們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我跟在座各位領導一樣非??春弥袊慕洕臀磥砘ヂ摼W在經濟中發揮的重要作用。航空公司我們連通更多地域,有航空公司以來人類社會變得和平了,不知道大家發現這個問題沒有?原因是我們消除了彼此的隔閡,很多人一見面,一見面就變成老朋友。經濟在這個基礎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有了航空,如果飛機還有網絡我相信我們的增長一定是兩位數,甚至是三位數。如果用互聯網的方式我們可能還會有更多的投資,甚至還會上市,我希望大家關注我們,關注我們這樣一個產業,碰撞互聯網的產業。我們也希望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改造運輸的傳統行業,謝謝大家!

    趙國棟:我們把這個視野放長遠一點,英國200年前喊開放,一百年前美國喊開放,現在喊開放的是誰?就是中國,各國在保守。中國十億的人口,從這個來看不具備可比性,第二我們也看到產業發展現狀,中國的產業體量比美國大很多倍,在中國和硅谷來回跑,我說你們在硅谷創業早晚賣給中國的企業。第三還有路徑的問題,一定是服務業,尤其是生產性的服務業和制造業的大佬緊密融合,我跟這人做多次交流,我們有充分信心做這個事情。

    何剛:謝謝趙先生的分享。我們今天時間原因,這個討論不能再往下計劃了,今天我們請了不同行業,他們通過互聯網改變,創造更多機會和更好的財富的各種可能性,我們感謝他們的分享,我們希望產業互聯網對更多行業產生更大的沖擊更好的謝謝,同時創造更多機會,謝謝各位謝謝大家!

    亚洲成av人片在一线观看
  • <tt id="ma8kg"><optgroup id="ma8kg"></optgroup></tt>
  • <sup id="ma8kg"><nav id="ma8kg"></nav></sup>
    <menu id="ma8kg"><samp id="ma8kg"></samp></menu>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