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成av人片在一线观看

  • <tt id="ma8kg"><optgroup id="ma8kg"></optgroup></tt>
  • <sup id="ma8kg"><nav id="ma8kg"></nav></sup>
    <menu id="ma8kg"><samp id="ma8kg"></samp></menu>

    2020,互聯網大變天

    賈昆 深燃財經 2020-09-04 11:39:30

    在疫情肆虐全球、中美摩擦頻繁的2020年,沒有什么是一成不變的。

    餐飲巨頭海底撈上半年虧了近10億,而去年同期的業績是盈利9億多;影視巨頭華誼兄弟上半年營收同比跌去近7成,幸好《八佰》及時上映得以續命;航空巨頭也很慘,國航、東航、南航上半年分別虧損94億、85億、81億,而去年同期他們都是盈利的;旅游巨頭攜程光第一季度就虧了54億元(去年同期盈利46億元),第二季度估計也好不到哪里去……教育、外貿、體育、地產等行業也是哀嚎一片。 

    大勢之下,有沒有行業能夠獨善其身?還真有,那就是互聯網。 

    深燃財經統計發現,中國互聯網市值前10的企業,累計總市值從2019年12月31日的13678億美元上升到了21721億美元(截至2020年8月29日),漲幅高達58.8%。其中,千億美金俱樂部(市值超過1000億美金的中國互聯網上市公司)的成員由2名(阿里巴巴和騰訊)增長到5名(新增美團點評、京東、拼多多);百億美金俱樂部的成員數量也由18名增長到了27名。 

    這邊風景獨好的主要原因是,大部分互聯網企業以線上業務為主,受到疫情的影響較小,游戲、電商、外賣等產業甚至還會迎來階段性利好。而在各國為了刺激經濟大量印發貨幣、主動“放水”的大背景下,股市空前熱鬧,不少資金涌向了整體向好的互聯網企業。 

    不夸張地說,2020年對于互聯網企業而言,就是搶錢的一年。

    嗅到金錢味道的大有人在。繼阿里巴巴之后,網易、京東先后赴港二次上市,新圈了一筆錢。還沒上市的互聯網企業也都在修改自己的上市計劃表。市值有可能超過2000億美元的螞蟻集團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上市,規模接近螞蟻的字節跳動也被傳聞正在籌備上市(不過眼前最棘手的問題是保衛Tiktok),滴滴、京東金融等超級獨角獸也都有上市傳聞。已經捷足先登的新造車行業,為大家指明了方向。蔚來今年股價大漲,走出了去年的破產質疑,理想、小鵬先后上市,市值均遠超100億美元。 

    多年后回首2020年,你一定會發現這是互聯網歷史上標志性的一年。這一年,超級巨頭不斷鞏固自己的地位,準巨頭正式成為巨頭,以往的格局、趨勢、玩法,都在被顛覆。 

    互聯網,真的變天了。
    格局之變騰訊系合圍阿里、新巨頭前來攪局
    我們先來對比一下中國互聯網上市企業市值TOP10的名單。  

    1.jpg

    2.jpg

    中國互聯網上市企業市值TOP10對比數據來源 / 雪球  制圖 / 深燃財經 

    2019年12月31日,趴在這份名單上的,除了AT雙雄(阿里和騰訊),其他企業的市值都未達到1000億美元。第三名美團點評,其市值僅約為阿里巴巴的1/8、騰訊的1/6。整體呈現出的,還是“兩超多強”的局面。 

    而在2020年8月29日,美團、京東、拼多多的市值都已越過1000億美元。同時,第三名美團與AT縮小了差距,其市值約為阿里的1/4、騰訊的1/3。有趣的是,前五名里,美團、京東、拼多多都被認為是“騰訊系”企業,他們與騰訊一起,對阿里巴巴形成了“合圍”之勢。 

    阿里必須警惕。與10年前BAT時代三分天下、劃江而治,百度專注搜索、阿里專注電商、騰訊專注游戲不同的是,如今的騰訊和騰訊系企業,與阿里的業務不再涇渭分明。騰訊與阿里在支付、金融、投資等領域都有短兵相接,美團在本地生活領域對抗阿里旗下的餓了么、京東對抗天貓、拼多多對抗淘寶。 

    阿里的好消息是,“援兵”就要到了。上周,螞蟻集團在港交所、上交所同時披露招股文件,有消息稱,螞蟻上市的目標估值為2250億美元。如果順利達成,螞蟻將會與美團爭奪老三的位置。 

    獨立陣營里,網易、小米和好未來比較穩健、呈現出與大盤一起上漲的趨勢,百度、三六零等老牌玩家地位告急,一個徘徊在前十名邊緣,一個已經跌到十五名之后。新晉玩家貝殼,則以568億美元的市值排到了第八。 

    倘若字節跳動和滴滴也能在今年成功上市,TOP10的榜單又會發生新的變數。這兩家“與AT談戀愛但不結婚”的企業,未來有可能成為新的攪局者。而在較為松散的騰訊系聯盟內部,互相競爭、擦槍走火也時有發生,美團、京東、拼多多,誰不想成為AT之外的第三極呢?總而言之,超級巨頭雙雄對抗的局面已經一去不復返,互聯網的權力格局正在打破重組。 

    在這個進程里,不進則退,原地踏步就是掉隊。深燃財經統計發現,2019年12月31日,中國互聯網上市公司市值排名前10的企業,累計總市值為13678億美元;到了2020年8月29日,這個數字變成了21721億美元,上漲58.8%。其中,美團漲了165%,京東、拼多多漲了143%。 

    3.jpg

    中國互聯網上市企業百億美金俱樂部(統計時間為2020年8月29日)制圖 / 深燃財經  數據來源 / 雪球 

    截至2020年8月29日,市值超過100億美元的中國互聯網上市公司數量為27家,而去年年底只有18家。跟誰學、B站,以及蔚來、理想、小鵬,成為百億美金俱樂部里的新面孔。跟誰學迎著海外機構的做空不斷上漲,B站破圈為其帶來了二次爆發,而在去年資金鏈告急、到處找錢的蔚來,今年成了資本市場的寵兒,理想、小鵬也跟著一飛沖天,在二級市場募到了足夠多的錢。 

    從資本寒冬到資本盛夏,這轉變也來得太快了。 
    趨勢之變消費互聯網還沒死、產業互聯網還沒來
    最近幾年,“消費互聯網已死、產業互聯網當立”的呼聲不絕于耳。而2020年給大家重新上了一課。 

    先來簡單粗暴地區分一下這兩個概念:消費互聯網是面向普通消費者的互聯網,產業互聯網是面向企業的互聯網。兩年前,騰訊宣布組織架構大調整,馬化騰喊出了全面轉型產業互聯網的口號,引發了全社會關注。創業者和投資人也相繼做了跟進,紛紛把企業服務當做互聯網的新風口。他們的共識是,流量主導的消費互聯網紅利已盡,利用新技術改造傳統企業則空間無限。 

    2020年的實際情況如何呢? 迄今為止,今年最火的領域有:以抖音快手視頻號為代表的短視頻,以淘寶抖音為代表的直播帶貨,以跟誰學猿輔導為代表的在線教育,以及與疫情強相關的在線辦公、生鮮電商,和關注年輕人需求的各類產品(比如B站)。這些領域的火爆告訴我們,沒有老去的行業,只有更年輕的人群,如何更新現有的產品,滿足年輕人群的需求,才是巨頭們應該思考的問題。

    4.jpg大勢之下,巨頭們的身體都很誠實。騰訊在微視之外,通過微信視頻號殺入短視頻領域,還加碼快手抗衡阿里支持的抖音;淘寶、京東、拼多多都在激進布局直播帶貨;字節跳動把教育業務作為戰略重點,號稱要擴招1萬人;生鮮電商方面,美團和每日優鮮、叮咚買菜、京東到家等對手激戰正酣…… 

    消費互聯網風光依舊的同時,前幾年行業高喊的“互聯網+”迎來收獲期。貝殼是“互聯網+房地產”的典型代表,2019年在其平臺上成交的房子價值高達2.12萬億,約占市場總額的10%,壟斷性優勢使其股票在上市后很快就上漲翻倍;新造車則是“互聯網+汽車”的典型應用,特斯拉最近一年銷量和市值節節攀高、風光無限,其中國學徒蔚來、理想、小鵬也跟著受益,他們一起度過了最艱難的摸索期,正在資本的加持下攻城略地;交通、農業、金融、醫療,也有吸收了互聯網技術的新獨角獸不斷涌現…… 

    當然,產業互聯網也不是謊言。以騰訊為例,其2020年第二季度“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收入298.62億元,增速雖然不及游戲業務,但也表現出了很強的韌性。不過,產業互聯網眼下還是巨頭們的獵場,更多的企業還要在純線上的消費互聯網、以及線上線下結合的互聯網+里尋找自己的機會。 
    玩法之變練內功、講故事,一個都不能少 

    中臺依舊熱鬧。

    今年以來,阿里進行了數次架構調整。先是本地生活服務公司調整為三大事業群和三大事業部。具體而言,口碑和餓了么融合并調整為三個事業群:到家、到店、商家中臺和創新;另有三個事業部:物流事業部(即時配送事業部),新零售和生活服務。調整后,中臺將統一收集,產品將統一歸至一個大團隊。后來,阿里健康、阿里大文娛、飛豬也都有過人事和組織結構的調整。 

    騰訊也在中臺方面動作不斷。年初,騰訊宣布啟動“SaaS技術聯盟”,聯合金蝶、用友、有贊、微盟、銷售易等外部SaaS廠商,以及企業微信、騰訊會議、企點等騰訊內部SaaS產品,共建技術中臺。在此之前,騰訊還發布了搭建教育中臺的相關戰略。 

    中臺,其實要解決的是大企業內部和外部“重復造輪子”的問題,是在行業增長速度放緩的大背景下,向內部要效率的必然之舉。

    5.jpg

    與之呼應的另一個策略是“反腐”。有統計顯示,2020年上半年,有10家互聯網企業曝出約60起腐敗舞弊案件,這些企業包括百度、喜馬拉雅、美團、京東、拼多多、大疆、字節跳動、滴滴、阿里等。在日漸常態化的互聯網巨頭企業反腐背后,同樣是練內功、要效率的意圖。畢竟,在前兩年的資本寒冬預期里,所有人都要做好勒緊腰帶過日子的準備。 

    但眼下不斷上漲的股市行情,正在改變一些企業的戰略重心。如果能通過資本快速擴張,又何必苦煉內功? 

    你看,滴滴就開始講“花小豬”的擴張故事,同樣的玩法、熟悉的套路,扣一個新的帽子,玩得熱情高漲。你很難說,這不是滴滴背后的投資人催促其上市導致的無奈之舉。老實本分如雷軍,也在小米手機賣得不好的情況下,講起了“手機XAIoT”的新故事。 

    資本喜歡擴張,擴張需要故事。早在去年,抖音、快手就開始講“極速版”的故事,其目的無非是燒錢做數據、做增長,先達到眼前的目的,至于以后的用戶留存問題,就等以后再面對。 

    總之,2020年的局面比較復雜。一面是傳統行業的困頓,一面是互聯網行業的高光;前腳大家剛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后腳股市的熱錢就砸過來了。 

    冰與火交織,變天是必然的。

    亚洲成av人片在一线观看
  • <tt id="ma8kg"><optgroup id="ma8kg"></optgroup></tt>
  • <sup id="ma8kg"><nav id="ma8kg"></nav></sup>
    <menu id="ma8kg"><samp id="ma8kg"></samp></menu>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