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blockquote id="s4oig"><samp id="s4oig"></samp></blockquote>
<source id="s4oig"><label id="s4oig"></label></source>
  • <bdo id="s4oig"><bdo id="s4oig"></bdo></bdo>
  • <bdo id="s4oig"><code id="s4oig"></code></bdo>
  • 面對疫情,互聯網是制造業提振的強心劑嗎?

    旭寧 托比網 2020-02-06 16:51:32

    image.png

    短期來看,疫情的發展對企業在線化采購滲透率的提高是一種有利因素,就長期而言,產業互聯網平臺的壁壘建立還應以供應鏈管理為核心價值。面對十萬億級工業品市場的規模而言,采購在線化仍只是處在初級發展階段。因此,我們認為,疫情利好企業在線化同時,平臺更應著重所能解決的供應鏈問題:如何快速保障短缺物資的供應。畢竟在面對制造業恢復生產的硬核要求時,增加供應才是根本。

    1月31日,國家統計局公布“2020年1月中國采購經理指數運行情況”,其中制造業PMI為50.0%,低于上月0.2個百分點,降至榮枯分界線上。2月3日,公布財新中國制造業PMI為51.5%,低于上月0.4個百分點,連續兩個月下降,為2019年9月以來最低。據各自采集口徑,統計局數據截至1月20日,財新數據截至1月22日,兩者均在1月23日疫情影響下武漢封城之前,之后全國各大城市進入疫情警戒狀態。

    image.png

    在疫情與春節疊加影響的客觀環境中,制造業PMI綜合指數計算的五個擴散指數:訂單、生產、雇員、配送、存貨,或將迎來異于常態的挑戰。以防疫物資舉例,訂單需求旺盛但與之關聯的雇員不足、生產暫緩、配送滯后、存貨短缺等問題也相繼出現。在這些所有相關要素中,企業用工正逐漸恢復,疫情物資物流得到了一定的暢通,但整體對制造業企業來講,物流、原料仍是企業開工最主要的約束,特別是物資短缺更甚會引發制造業發展瓶頸的系列問題。正如震坤行創始人陳龍所認為的那樣,“制造業是基礎,如果不能確保正常的生產,很快將會由目前的防疫物資短缺演變為全面物資短缺”。

    擴展來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與制造業相關的物料供應成為各領域生產開工的最大痛點。與基建行業所具有的可延遲性需求相比,制造業特別是工業品(MRO及生產性物料)的使用幾乎是一種及時性需求。房地產可以為未來一直存在的需求而買單,而工廠的運作只能為當下的需求而買單,開工率降低,需求無法滿足,只能出局,受讓于其它供給方。

    那么面對疫情、訂單旺盛的事實,制造業當前面臨的是供不應求的局面。制造工廠如何解決原料供應?以B2B為代表的產業互聯網模式能成為目前我國制造業提振的強心劑嗎?

    面對疫情,企業間在線交易模式的大幅應用對于制造業的采購部門來講其便捷之處有很多,比如商越科技在《疫情下,采購人需要應對的十大挑戰》一文所指出的那樣,運用互聯網工具進行在線化、數字化的采購方式可以為供需雙方及流通環節所面臨的十個不同問題都會提供一定的觸點方案。但制造業恢復生產的核心是物料供應,從供應鏈管理角度來看,更加偏重采購側供應鏈,而采購側供應鏈的主導權在于以傳統專業采購人為代表的采購部門,該類群體的理想構成是需要身經百戰、經驗滿滿的采購人。

    image.png

    所以,與傳統線下流通模式相比,企業間在線交易模式即B2B平臺的確可以為供需雙方提供更加便捷的尋源路徑,并且能提供一定的風險可控。但平臺是否具有精準匹配供需雙方的能力,平臺是否具有某些細分領域SKU可觀數量,平臺是否具有完整的線上、線下融合技術更會成為考量以互聯網等相關技術打造的工業品產業互聯網平臺的重要標準。

    時至今日,當我們在提疫情對產業互聯網影響時,默認類比當年‘非典“之于淘寶、京東商城那樣,創新了一種新的購物時代。但產業互聯網的企業主體與消費互聯網的個人最大的不同則在于購買物品時,企業主體會具有更負責、更嚴謹、更全面的決策邏輯。所以這次疫情的擴散只能成為產業互聯網平臺得到繼續關注的助推劑。企業采購在線化、品牌商及傳統線下渠道密集上網等動作會有一個大幅度的完成,從而企業在線采購或者說工業品線上滲透率會有一個非自然性的快速增長。

    image.png

    但根據《中國新一代工業品電商的趨勢展望》(阿里1688&貝恩公司)披露的工業品線上滲透率數據來看,目前僅為~2%,預計2024年達到2.3萬億規模,滲透率為~5%??梢缘贸?,面對十萬億級工業品市場的規模而言,采購在線化仍只是處在初級發展階段。因此,我們認為,疫情利好企業在線化同時,平臺更應著重所能解決的供應鏈問題:如何快速的保障短缺物資的供應。畢竟在面對制造業恢復生產的硬核要求時,增加供應才是根本。

    image.png

    那么當我們試圖回答“面對疫情,互聯網是制造業提振的強心劑?”時,不妨假設,倘若以互聯網技術為代表并融合各細分產業誕生的產業互聯網平臺如果真的能運用系列先進的技術管理快速的滿足制造企業柔性制造需求,并且通過平臺力量構建出一套以行業為單位的完善制度,去不斷的琢磨形成構建生態環境,將復雜的制度及資源在生態主的協調下通過價值牽引、平臺手段,進行多資源全局化的優化,能在不同的客戶需求時進行自如調用生態內物流、資源等供應商資源。想必這樣的互聯網公司或者說產業互聯網平臺才能真正成為推動中國制造業創新發展的重要基礎力量。

    參考資料:

    侯宏:《產業互聯網生態啟示錄:在復雜環境中識別正確道路》

    陳勇冰:《2020新型肺炎疫情后,MRO工業品電商迎來新機遇》

    鄧恒進:《口罩等防護用品短缺,采購側供應鏈值得反思》

    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blockquote id="s4oig"><samp id="s4oig"></samp></blockquote>
    <source id="s4oig"><label id="s4oig"></label></source>
  • <bdo id="s4oig"><bdo id="s4oig"></bdo></bdo>
  • <bdo id="s4oig"><code id="s4oig"></code></bdo>
  •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