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blockquote id="s4oig"><samp id="s4oig"></samp></blockquote>
<source id="s4oig"><label id="s4oig"></label></source>
  • <bdo id="s4oig"><bdo id="s4oig"></bdo></bdo>
  • <bdo id="s4oig"><code id="s4oig"></code></bdo>
  • 工業互聯網引發的“顛覆式”管理變革

    王瑋 清華管理評論 2019-11-20 11:06:49

    導語

    工業互聯網帶來了管理思維、管理方式的變革,工業時代的管理正在終結!那么,工業互聯網引發了怎樣的管理變革呢?主要體現在四方面:從管“人”到管“物”;從控制到賦能;微笑曲線從“U形”到“拋物線形”; 從重視“市場推廣”到重視“工業信用”。

    工業互聯網自誕生之日起,其宗旨就是重構全球工業,激發全球生產力。工業互聯網引發的不是純粹的技術問題,而是一個經濟管理問題。宏觀上,體現為國家產能布局與外部全球資源配置能力;中觀上,解決地區產能調整與協作能力,以及外部資源獲取、整合與交易的問題;微觀上,重點解決企業內部管理問題和外部信息交互,以及及時性與準確性的問題。不同時代有不同的商業模式,不同的商業邏輯,不同的指導理論,最終催化的結果也不同。工業互聯網為什么會顛覆現在的管理模式?原因就在于時代在變,我們的商業模式必須隨之改變。具體而言,工業互聯網引發的管理變革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管理變革之一:從管“人”到管“物”

    在工業社會中,企業面對的環境相對簡單穩定,生產采用大機器流水線運作方式,生產的產品單一化、標準化,顧客的需求被動適應。企業實行層級式的官僚機構,企業管理者更多關注計劃和控制,追求的是生產工具的變革和生產效率的提高。隨著物聯網時代的到來,工業互聯網下企業的生產模式將發生巨大的變化,原來依靠人的生產制造模式逐漸被機器所取代。雖然現有的機器設備自動化程度和智能化程度還不太高,但“機器替代人”的生產模式和場景將會越來越多。管理實踐將逐漸由管“人”逐漸過渡到管“物”,人的創新性和創造性將前所未有地得以釋放。隨著產品的安全生產、產品質量的可靠性不再取決對人的科學管理,而更多通過生產設備的安全性、可靠性以及運行效率來實現,對生產工具——設備、設施的管理(即管“物”)將成為管理的必然。不同于工業時代的人越來越像機器,物聯網時代的機器則會越來越像人,像人一樣去學習。

    工業的核心是人與設備。隨著設備的自動化水平不斷提高,人在生產過程中的參與不斷減少,因此設備在生產過程中的重要性不斷提升。工業4.0時代對“物”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設備不僅僅具備自動化,還應具備感知外部環境和自身變化的自省能力,與其他設備進行交流、比較和配合的自協調能力,根據自身運行狀態和活動目標進行診斷和優化的自認知能力,以及按照分析結果通過控制器自動調節運行狀態的自重構能力。因此,具備多種能力的設備對“物”的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管理也將實現從對“人”的管理轉變為對“物”的管理。

    管理變革之二:從控制到賦能

    傳統企業的組織運營是金字塔層級結構,層次多,權力距離大,上下級溝通不暢,容易滋生等級官僚作風,束縛了員工的創造力和行動力,不利于企業有效靈活地應對外部多變的市場環境。而扁平化的組織結構要求管理者下放管理權限,建立分權的決策和參與制度,給員工更多自主權,發揮主觀能動性和工作效能,激發員工的主動行為自發為組織做貢獻,成為管理的新方向。

    隨著物聯網時代的萬物互聯,企業之間的競爭模式將從產品競爭升級為生態體系的競爭。企業只有兩種選擇:要么構建一個生態,要么成為生態圈里的一員。工業時代的管理在當今這個復雜多變的環境里,越來越無能為力,工業時代的管理正在終結。管理需要在物聯網時代提供新的范式,一種基于共享價值為基礎的新范式。物聯網帶來的個體價值的崛起和市場環境的快速變化,促使整個組織管理需要轉型。當組織能夠為個體提供價值和貢獻的時候,這個組織就會有持續的生命力。因此,物聯網時代的管理新范式需要的是賦能,而不是控制。管理的價值正在被重新定義,每個管理者都必須作出改變。

    日前廣受關注的海爾“人單合一”組織方式,信息技術賦能功不可沒。賦能包括心理賦能和組織賦能。心理賦能是從微觀視角出發,基于員工對工作角色感知的心理動機結構。組織賦能是從管理實踐的角度出發,通過組織、領導和經理人的干預以及實踐,達到激發員工個人動機的目的。組織賦能只有被員工感知到才能真正地提高員工的工作效能。信息技術賦能指的是信息技術的使用使得個人或組織獲得了過去所不具備的能力,實現了過去不可能實現的目標。賦能與傳統的授權不同。首先,賦能所提及的“能”不僅是權力還包括能力;而授權僅局限于職權,是基于對人的控制和管理的視角。其次,賦能的過程不僅是將“能”下放,還包括創造性地增加總體的“能”;而授權僅僅是將總體權力在可控范圍內的分散。因此,賦能是不同于傳統授權的一種新的管理方法。

    工業互聯網使得海量數據可被獲得。隨著數據量的爆炸式增長,工業大數據已成為與實物資產和人力資本同樣重要的生產要素。人們開始從以控制為出發點的信息技術時代,走向以激活生產力為目的,實現價值回歸的大數據時代。工業大數據具有對今天的商業模式進行創造性破壞的潛能,數字化和工業大數據打破了行業壁壘,并創造了新的機會,摧毀了以往成功的商業模式。敏捷的、具有創造性的企業,能夠沿著數據價值鏈,借助工業互聯網平臺的賦能,通過獲取、提煉和利用工業互聯網所形成的工業大數據而創造商業價值。

    管理變革之三:微笑曲線從“U形”到“拋物線形”

    1992年臺灣宏基創始人施振榮為“再造宏基”提出了著名的“微笑曲線”(Smiling Curve)理論,也稱附加值理論。微笑曲線中間是制造,左邊是研發,右邊是營銷。企業向價值鏈的上下游延伸,向上延伸使得企業進入到基礎產業環節或技術研發環節,向下游拓展則進入到市場銷售環節。簡言之,微笑曲線是以附加值的高低看待企業競爭力。企業只有不斷往附加值高的研發與營銷方向移動和定位,才能永續運營。因此,未來企業應朝微笑曲線的兩端發展,也就是加強研發與設計以及以客戶為導向的營銷與服務,才能爭取競爭的主動,擴大附加價值與利潤空間。

    傳統的微笑曲線是一個“U形”曲線,而處于凹陷位的最低區域是生產制造。因為工業互聯網中工業大數據的作用,去中間化,使中間環節截留利潤分流到設計、生產制造、服務領域,從而吸引更多的社會資源投入到創新的研發、設計和精細化生產制造中。而過去持續依賴市場信息的高度不對稱,并通過圖片、文字、視頻等模糊信息進行市場推廣和宣傳的營銷環節以及中間代理環節將逐漸走向沒落。因此在工業互聯網所構建的工業信用體系作用下,傳統微笑曲線必然改寫,將從重營銷的U形變成輕營銷的拋物線形(見圖1)。

    image.png

    圖1 工業互聯網下微笑曲線由U形變為拋物線形

    設備的安全可靠制約著生產過程中產品質量的高低以及依約依時高質量的產品交付。通過工業互聯網,以設備為切入口,企業可以獲得海量的設備運行及狀態數據,尤其是設備運行過程中的異常數據,通過透視和深度挖掘,能清晰地告知產品的質量高低,解決了過去被動依賴人工抽檢帶來的局限。工業互聯網下,廠商將逐步從以往注重投入資金通過市場品牌推廣、廣告宣傳等手段堆積“品牌價格”,轉變到注重產品創新與工藝研發、精準制造的資源投入以及設備的精準管理等手段追求“品牌價值”。

    通過工業互聯網,使得供需雙方通過大數據的直接精準對接,實現精準銷售,去中間化,使中間環節截留的市場利潤,流向供需兩端,這必將引導大量的社會資源回歸到生產制造領域,合理調配社會資源,并最終形成良性的經濟循環。工業互聯網下,微笑曲線將從“U形”改寫為“拋物線形”,供需將從“價格判斷”到“價值回歸”。

    管理變革之四:從重視“市場推廣”到重視“工業信用”

    在工業互聯網環境下,通過工業大數據將構建一個巨大的“工業信用體系”。工業互聯網利用先進的信息物理系統、物聯網、大數據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將原本市場看不見的那只手(市場調節機制)實現數據化、顯性化、網絡化。通過工業大數據的分析,讓供需雙方的關系變得透明,并借助工業互聯網數據傳輸的敏捷性、準確性、及時性等特點,引導市場快速進行要素配置,最終做到供給側改革要求的,提高供給質量,引導結構調整,矯正要素配置,擴大有效供給,提高供給結構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因此,工業互聯網本質上是一個工業信用載體。通過工業互聯網的“工業信用”,將大大減少生產過程中設備與生產管理的信息不對稱、網絡中生產協作的信息不對稱、供應鏈供需雙方的信息不對稱、制造者與使用者之間以及設計者與使用者之間的信息不對稱等,促使用戶逐漸從“產品價格”判斷理性回歸到“產品價值”購買的本質上。

    目前以淘寶模式為代表的消費互聯更多依賴于品牌推廣、市場宣傳等手段,以及“點贊式”的消費者使用評價。這些營銷手段主要依賴文字敘述、圖片視覺、新聞熱點、形象宣傳,以影響人們對產品的認可度。而真正產品的內在價值,如工藝水平、質量高低以及使用后的故障率、返修率等使用數據,一般用戶均不得而知。如今電商“水軍”點贊評價的方式盛行,商家網絡排名也主要取決于推廣費用的投入水平(包括“水軍”的市場操作)。為了爭得網絡排名,大量電商企業不惜高價雇傭水軍,夸大產品功能、策劃網絡炒作,無形中誤導了用戶的購買意愿。工業互聯網可以很好地解決這個難題,通過工業大數據精準對接產生的交易,借助供需雙方精準數據對接來實現“按需匹配”。因此,企業必將從過去重視“市場推廣”轉變到重視“工業信用”。

    關于作者 | 王瑋:暨南大學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杜書升:廣東中設智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執行總裁,暨南大學-圖盧茲商學院DBA項目學員;曹溪:廣東中設智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文章來源 | 本文改編自《清華管理評論》2019年3月刊文章《工業互聯網引發的“顛覆式”管理變革》

    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blockquote id="s4oig"><samp id="s4oig"></samp></blockquote>
    <source id="s4oig"><label id="s4oig"></label></source>
  • <bdo id="s4oig"><bdo id="s4oig"></bdo></bdo>
  • <bdo id="s4oig"><code id="s4oig"></code></bdo>
  •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