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sub id="fxtpn"></sub><track id="fxtpn"></track>

<nobr id="fxtpn"></nobr>

    互聯網駛入工業區

    子雨 產業家 2019-04-26 17:44:14

    blob.png

    高喊TO B浪潮來襲的我們,正在向一個數字化的社會轉移,通過互聯網提升制造業的信息智能化水平,逐漸成為全球共識。

    去年小米全年營收約1800億元,格力營收2000億元,雷軍與董明珠糾纏了五年的十億賭局勝負已然見分曉,不過傳統制造業與互聯網之間的滲透與互探卻剛剛開始。

    通用電氣建立了Predix平臺,谷歌收購了工業機器人,仿真機器人,特種機器人,無人車等工業產品,國內京東與海爾達成合作上線了iSRM智能采購管理平臺,阿里推出了1688工業品牌站……在智能技術應用日趨成熟,追求效率紅利的當下,傳統工業巨頭與新興互聯網巨頭都把目光瞄準了TO B的數字化改造。

    逢人必談產業互聯的大背景下,工業互聯網究竟織了一張怎樣的網?

    誰的工業互聯網?

    “對于TO B來說,春節過后才是一年真正的開始,在2019年京東企業業務會繼續堅持企業采購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的定位,同時加大在采購系統方案等技術方面的投入,并使其市場化;會增加對中型客戶的覆蓋并創新模式,提升服務和方案能力,加快對工業品的布局并大力推動互聯網對傳統模式的變革;會繼續打造運營能力并對其進行包裝和推廣,成為核心競爭力之一?!?/p>

    “為了實現讓采購變得陽光、高效、低成本的夢想,兄弟們,我們一起加油!”

    今年年初京東集團副總裁,企業業務負責人宋春正以一條“開工告示”正式拉開了2019年TO B市場爭奪戰的序幕。TO B市場的爆發逐漸成為了互聯網行業最引人關注的領域,各大巨頭也開始紛紛加碼。而近些年以工業互聯網的方式推動制造業高質量高速發展也逐漸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

    美國擁有世界上信息化水平最高的龍頭制造企業,在發展設備數字化率,聯網率等方面具有領先優勢,德國擁有深厚的工業積淀,也率先提出了工業4.0的概念。

    GE總裁伊梅爾特曾說:過去十年讓互聯網主導經濟,是我們的失誤。

    由此牽扯出一個老生常談卻又始終沒有確切答案的爭論:工業互聯網發展的主動權到底是掌握在工業企業手中還是互聯網企業手中?

    術業有專攻,工業有其自身特點,對工業本身缺乏理解的互聯網很難深入其中。況且在工業領域的容錯率要遠低于消費領域,在工業領域一個很小的延遲或誤差就可能帶來數以萬計甚至億計的損失。所以大部分人認為在領域深耕多年的工業企業應占據主導。

    可另一方面互聯網企業憑借近二十年的積累,儲備了大量消費端的數據。數據,技術,資本是互聯網行業的三大利器??焖俚男录夹g,海量的數據存儲,雄厚的資本支持催生了以BAT為首的C端紅利豐沛期的巨頭。

    根據結果設計相關工業產品,構建平臺為工業客戶提供服務成了他們滲入工業互聯網的一個路徑。

    國外的商業環境和制造業發展都更為成熟,龍頭企業通常會通過供應鏈解決方案去提升工業效率,但中國行業的集中度低,壟斷行業少,通過平臺匯聚中小企業形成平臺效應更有商業機會。

    事實也確實如此。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工業增加值約為30億元,約為同期日本工業增加值的3.64倍。根據中國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測算,2017年我國工業互聯網直接產業規模約為5700億元,預計2017-2019年產業規模將以18%的年均增速高速增長,到2020年將達到萬億元規模,然而與之相對的卻是很多工業品服務商營業額都難以邁過10億門檻,品牌效應嚴重缺失。

    根據工業和信息化部印發的《工業電子商務發展三年行動計劃》到2020年工業電子商務應用進一步普及深化建成一批資源富集,功能多遠,服務精細的工業電子商務平臺,到2020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電子商務采購額達9萬億,電子商務銷售額達11萬億。

    對國內巨頭來說,這是一個亟待資源整合和智能技術推動深刻變革的蠻荒之地,更是一片充滿想象的藍海市場。

    在這樣一場可預知的長周期的升級探索中,國內各行各業都紛紛入局,這一次,傳統工業與互聯網開始站在同一戰線。

    尋找突破口

    國內的工業品服務為何做不大?業內專家大體總結了兩方面原因:工業品設計數千萬SKU,長尾商品,非標品眾多為供應鏈管理和效率提升帶來了很大阻礙。

    另一方面是傳統工業品的渠道供應鏈過長,從品牌商到最終用戶中間有經銷商,貿易商等多層中間商盤剝,最終導致供應鏈成本居高不下,且每個環節都利潤微薄。

    傳統工業品采購品類繁多,非計劃性,規格復雜,標準不一致等問題,也會造成供應鏈上下游信息無法及時對稱,導致產品尋源成本,采購管理成本較高。數據顯示,82%的工業客戶表示會選擇通過互聯網購買工業用品,工業品市場規模已達萬億級。

    工業制造商從不缺少服務商,缺少的是高品質服務和鏈接萬億市場需求的綜合服務商。而這恰是如今互聯網企業的機會。

    隨著企業供應鏈數字化進入需求爆發期,以及TO B的智能技術應用逐漸成熟,需要有具備橫向數字化鏈接能力的綜合服務商服務于工業制造業的轉型。

    “工業品市場的傳統服務過于垂直化,行業缺乏橫向數字化鏈接能力的綜合服務商,傳統制造業的轉型升級亟需以科技實現一場內外兼修的流程再造?!本〇|集團副總裁,零售集團企業業務負責人宋春正在京東工業品戰略發布會上曾說。

    從垂直領域的工業品采購加速電商平臺建設,到電商平臺拓展工業品領域,國內工業品采購市場在近兩年迎來了一波快速的電商化升級浪潮。

    今年3月,京東與海爾牽手共同推出了iSRM智能采購管理平臺,幫助企業整合金融、物流、供應鏈、服務等上下游資源,將企業對外管理數據的數字化與內部數字化系統進行無縫鏈接。

    從餐飲到服裝,從醫療到法務,從汽車到運輸,不夸張地講,智能化改造的對象已經涵蓋了我們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把船頭調轉to b的企業和機構也越來越多。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通過數字化實現了平等對話,高度融合,開啟了消費需求牽引著整個制造需求運營的時代。

    互聯網駛入工業區

    中國市場已經從過去30年突飛猛進的增量市場變成了慢速增長的存量市場,上萬億規模的產業比比皆是,但市場卻呈現著碎片化。

    沒有底層互聯網數據支撐,僅作為中間商或整合平臺進行撮合交易顯然無法滿足日益精細的專業需求,而平臺服務的深度也決定了它的最終價值。借助大數據和物聯網,互聯網開始駛入工業腹地。

    汽車行業是工業化的代表,也是傳統產業最堅固的陣地。國內汽車行業也是通過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一系列新技術改造誕生創新物種和超級物種最多的試驗田。

    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大搜車,滴滴……互聯網跨界造車一時間風頭無兩,而背后也毫無意外印有百度,阿里,騰訊的身影。汽車行業既有工業化多年積累的制造工藝,制造流程,安全性能,又有互聯網地圖數據,自動駕駛,軟硬件技術的積淀,是爭奪B端市場的絕佳入口。

    不過汽車行業畢竟是經過上百年錘煉的老牌工業,其專業程度和復雜程度遠不是互聯網跨界企業利用資本砸個幾年就能夠逆襲的。騰勢CEO嚴琛就曾在采訪中表示,騰勢汽車在制造過程中,遇到諸如車體設計這樣的核心設計,會找德國的設計師來做?!安皇且驗榈聡脑O計師個人水平高,而是只有他們才有戴姆勒的數據庫使用權限。戴姆勒的數據庫是數十年經驗的積累,而這些經驗是從無數次失敗中摸索出來的?!?/p>

    盡管如此,依舊無法阻擋互聯網磨刀霍霍向實體的決心。有數據統計在工業領域,產業互聯網的APP需求量可達6000萬。

    大家都想抓住產業互聯的機會。馬化騰堪稱產業互聯網的布道者,去年騰訊調整了組織架構新增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和平臺內容事業群,打造技術中臺。阿里云升級為了阿里云智能,負責人行癲把其定位為阿里巴巴經濟體的技術底座,阿里巴巴所有技術和產品的輸出平臺。京東也開始發力工業品采購,還與三一重工等傳統制造業合作打造工業電商化樣本。

    各大巨頭紛紛摩拳擦掌虎視眈眈,戰爭一觸即發。

    如今傳統工業企業也在加快數字化的腳步,三一重工早在十二年前就建立了基于物聯網技術的“M2M遠程數據采集與監控平臺”,海爾集團在兩年前實現了沈陽冰箱,鄭州空調等八大工廠互聯,日海通訊以5.18億元人民幣收購了全球M2M模塊及解決方案供應商芯訊通100%股權……互聯網企業與傳統工業企業互融互通,共同加速推進了各行各業的數據化升級改造。

    IDC數據顯示,全球物聯網支出預計將在2019年達到7450億美元,并有可能在2022年突破1萬億美元。按照技術類型劃分的話,物聯網服務將占2580億美元,硬件支出接近2500億美元,軟件支出將在2019年達1540美元,美國和中國花費最多,其次是日本、德國、韓國、法國和英國。

    可以預見,未來中國對追趕甚至引領以5G和人工智能為代表的這一波技術浪潮的信心和決心只增不減。


    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sub id="fxtpn"></sub><track id="fxtpn"></track>

    <nobr id="fxtpn"></nobr>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