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sub id="fxtpn"></sub><track id="fxtpn"></track>

<nobr id="fxtpn"></nobr>

    阿里美團等巨頭集體入場:互聯網菜場成了新的角斗場!

    陳紀英 財經故事會 2019-04-19 19:14:29

    菜市場,人世間最煙火之地,現在,成為了巨頭和創業公司貼身火并的角斗場。

    3月26日,美團買菜繼上海之后,啟動在北京市場的試點,推出天通苑、北苑兩個便民服務站;

    3月28日,首家盒馬菜市在上海五月花廣場開業;

    3月29日,定位于社區菜市場的誼品生鮮,獲得騰訊領投的20億融資;

    3月30日,餓了么宣布,買菜業務要從100城推進到500城;

    今天,美團買菜在上海峨山路,開出其北京、上海的第10家服務站。

    4月下旬,蘇寧小店也即將在App中上線蘇寧菜場功能模塊。

    再加上騰訊系的每日優鮮,以及單點突襲的樸樸超市、叮咚買菜等等,巨頭大佬跑馬圈地,創業公司單點突圍,投資機構加油助燃,貼身肉搏之下,2019年,菜市場開始上演“權力的游戲”。

    3.5萬億的角斗場

    市井煙火的菜市場,過去是大爺大媽的絕對主場,似乎吸引不了已經從廚房解放、外賣為生的80后、90后年輕人。

    為何習慣于示好年輕人的互聯網,如今一反常態,轉而切入菜市場領域?

    就在昨日,美團小象生鮮業務宣布縮小試點范圍至北京一地的2家門店,無錫及常州閉店。有聲音認為,小象生鮮的調整是因為美團的生鮮零售思路和打法已經明確,將更加注重社區生鮮零售——也就是美團買菜,用蔬菜、海鮮水產、肉禽蛋等10大品類約1500個SKU解決用戶三餐食材選購需求,剛上市的香椿芽、龐各莊的沙土地西瓜、本地品牌白玉的豆制品…食材傾向于本地化和時令化。

    盒馬也瞄上了菜市場。3月份的一次演講中,侯毅先是反思了去年盒馬一個門店拷貝全國的做法,表示要因地制宜,探索多種門店模式,比如盒馬菜市。盒馬菜市幾乎復刻了“菜市場”,散裝的菜肉蛋禽,一塊錢的饅頭包子,現做的面條豆腐等。

    菜市場吸引力何在?

    第一,市場規模大。

    整個生鮮零售市場接近5萬億市場規模,菜品消費占了七成,也就是3.5萬億。

    傳統菜市場吸引不了年輕人,不代表年輕人不需要吃菜,本質上在于傳統菜市場環境不好,買菜不方便,菜品質量參差,定價不透明需要討價還價等等。

    規模大,痛點多,正是良機所在。

    第二,剛需高頻,賣菜有望成為流量入口。

    過去,生鮮電商的主要品類為水果肉蛋海鮮等等,因為這些品類高單價、低損耗。

    但相比于水果等非必需品類,其實三餐食材,更為高頻。

    開在小區的誼品生鮮透露,其主流用戶的購買頻次是兩天一次——橫向對比下,大型電商平臺還把月活用戶作為通行指標。

    如此高頻高粘性,具備了流量入口的價值。所以,美團買菜才敢推“0元起送、免費配送”。一根蔥免費送上門,攤平不了物流成本。但要知道,主流電商平臺的單個拉新成本已經比較昂貴,這個添頭送得值得——未來再通過高粘性復購以及多品類拓展,打平前期的高投入。

    第三,市場下沉,覆蓋全域用戶。

    無論是美團還是盒馬,切入菜市場業務,本質上,都是在其既有存量的主營業務之外,尋找下沉的增量市場。

    以外賣為例,CNNIC的統計顯示,2018年外賣用戶數量已達到4.06億人,一二線市場已近飽和。

    而菜市場業務,可以占領剩下一部分不愿吃外賣的用戶和家庭,和外賣在場景、用戶、市場上形成互補關系,最終廣覆全域用戶。

    而且,通過賣菜務拉來的全新增量用戶(比如60后、50后等),未來還能反哺于存量主流業務。

    不少家庭里,生鮮的采購大權,掌握在已經退休的大爺大媽手中,精于算計、熱衷砍價的他們,對于優惠和羊毛幾無抵抗力,可以實現低成本的獲客——不妨想想趣頭條,每天只要兩毛錢,就能吸引下沉市場用戶天天簽到。

    第四,前置倉等基礎設施就位。

    互聯網賣菜,免費配送、半小時送達幾乎是標配——飯點前去買菜,也符合大爺大媽現在逛菜市的習慣。

    以美團買菜為例,其通過“前置倉”的社區化選址和即時配送,服務周邊2公里居民,0元起送、免費配送、最快30分鐘送達,這種服務的完成,依賴于密集分布的前置倉。

    blob.png

    美團買菜在京滬兩地開設10店

    2019年,已經成為前置倉普及元年,傳統商超企業(沃爾瑪、永輝超市等)、電商企業(盒馬、每日優鮮、美團買菜等)、以及剛剛入場的小玩家(樸樸超市、叮咚買菜等),都已搭建了前置倉,前置倉的普及,才是互聯網集體“賣菜”的必需基礎設施。

    第五,新零售的最后一塊無主之地。

    如果以中國第一家生鮮電商易果網的成立為標志,中國生鮮電商持續了13年,但入場者洶洶,生還者寥寥——從田間到餐桌的復雜鏈路中,生鮮電商步步皆陷阱,一步走錯,身陷深淵。

    因此,這個過去未能全面觸網的高達三四萬億的市場,既是新零售最后一塊無主之地,也是新零售最后一波大機會。

    趟出了一條生路的盒馬算是少有的幸運者。但1.0時代的標準版盒馬門店,雖然高大上,但開店成本高,客單價也高,并不具有全域市場的普適性。

    整個生鮮消費市場,有著清晰的分層,大海鮮可能只有金字塔腰部和頂部用戶吃得起,侯毅說,不少用戶已經吃膩了,現在大海鮮已經不再是盒馬主流品類。

    相反,大眾化的平價三餐食材,才能廣覆金字塔腰部和底部用戶,與其匹配的小體量、低投入,易復制、履約成本低、本地化程度高的前置倉,普適度也更高。

    貼身肉搏,冰火之戰

    互聯網開始賣菜,始于小玩家開局,比如偏居福州的樸樸超市,上海起家的叮咚買菜;火熱于巨頭入場,比如美團、盒馬的進場。

    賣菜業務,看似門檻很低,大小玩家都能進場下注——但這種想法未免過于天真,權力的游戲中,戰爭是常態,和平是例外,鐵王座上永遠只有一人。

    blob.png

    第一,資金層面。

    巨頭入場后,必然會開啟燒錢大戰。

    首先是用戶端,競爭慘烈。精于算計的大爺大媽們,買菜時早就習慣了討價還價,貨比三家,誰家新鮮誰便宜,就到誰家下單,并無任何忠誠度可言。

    其次,前置倉的總體投入同樣巨大。前置倉單體投入雖然不大,但其覆蓋半徑只有兩三公里,要實現全域覆蓋,建倉數量極為可觀,耗資不菲。

    另外,還要持續的補貼配送網絡。0元起送,免費配送,必然需要對物流配送進行長周期的補貼,

    總之,無論是C端的用戶補貼,線下的基礎設施建設,還是較長一段時間的配送補貼,所需資金不菲,小玩家很難維持。

    當然,并非意味著小玩家完全沒有生存機會,偏安一隅,在某一區域形成比肩巨頭的獨特競爭力,也有生存空間。

    2016年注冊成立的樸樸超市,運營兩年,在福州似乎如魚得水,但始終未能邁出全國化之路。

    2016年成立的呆蘿卜同樣繼續安守合肥,定位于二三線市場。其創始人認為,盒馬、叮咚買菜等主打的即時性服務,切的是一線城市和年輕家庭,但他可能想不到,盒馬已經推出了針對下沉市場的盒小馬;未來,美團買菜也有可能會隨著美團的配送網絡,覆蓋下沉市場。

    安居一處,也算明智之舉,但如此一來,天花板就很低,潛在規模就比較有限。

    第二,協同效應和規模優勢層面。

    只買菜也許能活下去,但很難活得好,為什么呢?

    在《權力的游戲》中,史塔克家族的格言是“獨狼死,群狼活”,這一法則,可能同樣適用于菜市場的冰火之戰。

    以美團買菜為例,這一布局是其“Food+Platform”的自然延伸,能和其既有業務形成協同效應。

    在用戶層面,拉新成本極低,其現有的餐飲外賣、團購買單等用戶也有買菜需求,可以形成自然導流。

    而在基礎設施層面,蔬菜配送網絡可以共享現成的即時配送網絡。買菜的配送訂單高峰,主要出現在飯點之前,能夠與外賣訂單形成錯峰互補,和美團既有的外賣配送運力,波峰波谷錯配,形成互補協同,邊際成本極低。

    換句話說,無論是拉新還是在履約上,類似美團這樣的“狼群”式多業務協同,成本都要遠遠低于單點切入的“獨狼”式小玩家。

    第三,區域小玩家,面臨品類短板和供應鏈短板。

    互聯網“菜市場”的品類中,有引流的品類,也有賺錢的品類,其中,低價低毛利的日常蔬菜,基本是引流作用,因為其相比水果、肉蛋魚海鮮等,單價低,更易損耗,而水果、海鮮、肉蛋等則貢獻利潤。

    但與本地化采購的蔬菜不同,水果、海鮮等等,很多是全國、全球采購,對供應鏈的要求很高,盤踞在某一區域的小玩家,很難搭建全國、全球化供應鏈,也無法基于規?;少彸杀窘档?換句話說,偏安一隅的區域短板,必然也是品類和供應鏈鏈短板。

    第四,為何自營成主流?

    互聯網“菜市場”,自營幾乎成為主流。例外只有京東到家等少數幾家,采取和第三方合作模式。

    有意思的是,連作為外賣平臺的美團,平臺基因濃厚的阿里系天貓生鮮和盒馬,都選擇了自營模式。

    為什么走自營之路?美團買菜給出的理由是,更利于品質把控。

    這句話還真不是客套。外賣餐食做好之后,熱乎乎地立刻配送,幾乎不存在損耗變質問題。

    但蔬菜極易損耗,菜市場經常能見到菜品不好的隔夜菜,賤價出售。只有自營模式,才能保證菜品的新鮮和品質的把控。

    另外,自營模式下,平臺完成了供應鏈的搭建,未來能和上游的原產地,甚至國外的進口基地達成直接合作,推出更多高性價比的獨家品類;此外,公司規?;呐坎少忂€可以獲得更具競爭力的進價,在品類和價格上構建更高的護城河。

    而非自營模式下,公司沒有上溯到供應鏈環節,未來也很難推出有競爭力的獨家品類。

    而且,其合作的第三方門店和菜販子,都是小型零售商,價格上和品控上都處于劣勢,比如,當用戶在平臺下單,平臺上的第三方商家,會不會把在線下賣不掉的折價隔夜菜,送給在線用戶?

    商家的不可控性,會給平臺帶來質量和品牌風險。

    正因如此,自營模式才成為主流。

    在《權力的游戲》中,當冰與火之戰打響,七大王國沒有一處免受戰火炙烤,就像今天的“互聯網賣菜”市場,盤子越光落,利益空間越浩大,戰火就會越發猛烈。所有上場者,將無一例外被卷入戰爭,正如瑟曦所說,“在權力的游戲之中,你不當贏家,就只有死路一條,沒有中間地帶?!?/p>

    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sub id="fxtpn"></sub><track id="fxtpn"></track>

    <nobr id="fxtpn"></nobr>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