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blockquote id="s4oig"><samp id="s4oig"></samp></blockquote>
<source id="s4oig"><label id="s4oig"></label></source>
  • <bdo id="s4oig"><bdo id="s4oig"></bdo></bdo>
  • <bdo id="s4oig"><code id="s4oig"></code></bdo>
  • 工業互聯網何處突圍?MRO工業服務商或迎最佳機遇期!

    數字運維 工業互聯網服務平臺應用研究 2018-11-08 08:51:37

    前不久,2018中國(天津)工業APP創新應用大賽落下帷幕,很榮幸的是,我所擔任首席顧問的精益衛士團隊獲得了通用產品類三等獎,成為唯一數字運維上榜的工業應用APP,這對于工廠設備管理能力提升和MRO產業互聯網突圍,是一個標志性的成果。

    而工業APP只是工業互聯網萬里長征的第一步,接下來的挑戰才剛剛開始。事實上,工業互聯網正面臨模式創新的瓶頸,如何突圍,成為當下必須面臨抉擇,這些困惑不只是工業互聯網平臺,甚至是在工業轉型各個角落。

    blob.png

    為何強調賦能-從B2B產業轉型說起。

    無論智能制造,還是工業互聯網,其本質是全球B2B產業在產業變革中,實施的從需求側和供給側改革的具體路徑。不同之處在于:

    智能制造更傾向于面向工業需求側提供更高效和更協調的工業升級方案,智能制造的參與方只是用戶和方案提供商,決策和實施相對容易達成;

    而工業互聯網則更強調通過預測性診斷與后服務全面升級,以確保工廠現在和未來的制造系統更穩定、更高效和更經濟的運行。而工業互聯網的參與方,包括工業互聯網平臺服務商、用戶決策層、設備維修執行層、裝備制造商,MRO工業品服務商、維修服務商,以及具備深度應用能力的工業APP服務商(嚴格來說他是數據應用、業務場景、業務模式和工業知識融合,屬于高度復雜的工業知識載體),這使得技術和社會的復雜性變得難以協調。除了高度復雜性,工業互聯網還面臨用戶的重要性和個性化的特征,這意味著工業互聯網必須提供一企一方的解決方案。

    blob.png

    本質上來講,我們是以工廠更高效、更經濟和更穩定的制造系統運行為目標,以維修業務模式創新為驅動,使用多維數據(靜態數據,如設備參數、規格和型號;動態數據,如工藝運行參數,設備體檢采集(連續或周期性采集的諸如振動,溫度等數據);業務數據,如停機時間,維修病歷,維修指標等,通過維修業務記錄和解析的數據)采集與解析,應用于向不同的服務主體(維修服務商、MRO工業品服務商、裝備制造廠商),形成基于數據的更高效率和更高質量工業服務體系。工業互聯網平臺是實現數據收集、解析和分發為主體,承擔需求和服務中樞作用,賦能一說自然是成立的。

    工業互聯網緣何較好不叫座?

    工業互聯網切入路徑通常有兩種:

    1)裝備制造商立場;

    通過洞察售出產品的運行狀態數據,開展包括產品設計優化、售后服務系統的優化,以增強產品競爭力,增加服務營收。理論上,這行得通,工業互聯網帶頭大哥GE就是這么干的,但實際上這取決于銷售規模和產品通用性,無論工程機械,汽車、風力發電,皆是如此。

    事實上,工業互聯網的主戰場是在制造業,裝備制造商立場的工業互聯網平臺面臨的挑戰來自于兩個方面:用戶追求經濟性是其一,用戶不愿意為工業互聯網部署費用買單,而更希望帶來實際的價值;其二是工業場景設備種類復雜,存量設備新舊程度差異很大,接口和協議解析難度大,供應商天南地北(俗稱八國聯軍),這無論是故障失效模型梳理難度,還是實施成本,都是巨大的挑戰。

    除此之外,裝備制造業立場的主要矛盾來自于裝備制造商的排他性。每一個裝備制造企業都期望掌握自己的數據,而不希望系統部署在對手服務商搭建的平臺之上,這就違背了工業互聯網在互聯上的價值,這也是GE業務拓展上的最大風險之一,我想國內的平臺遇到的困惑也大致如此。

    2)工業用戶立場;

    其實我很難確認工業用戶立場具備工業互聯網屬性,但一些規模工業制造業是這樣提的,且就姑且算是吧。大致邏輯是,我有較為先進的制造系統、工業軟件應用案例和產品供應鏈資源,通過設備的互聯,工廠及供應商企業的互聯,理論上可以構建一個高效的供應鏈體系,以此促進整個產業的提質增效。

    這聽起來非常完美,工業制造的競爭,到底是供應鏈的競爭。但這實際上還是屬于智能制造的范疇,道理很簡單嘛,屬于智能制造和智能制造之間的互聯,這與B2B工業服務本質是相違背的。

    工業制造業立場面臨的挑戰:其一是拔苗助長,每個工廠,每個供應商的管理水平、制造能力都有較大的差異,要補充這個短板,意味著一定是燒錢,不斷的投資智能制造;其二,雖然制造業立場能夠解決復雜性和個性化的特征,但不同行業,甚至同行業的競爭對手,很難復制,這意味著社會價值并不能最大化。

    無論是裝備制造立場,還是工業用戶立場,都面臨復制的困難。有沒有更好的模式呢,下一節重點探討這個問題。

    “甲方乙方”-以工業服務為抓手,建立工業互聯網示范基地

    除了裝備制造商立場和工業用戶立場,還有沒有其他的立場呢?初見湖北三環成套董事長張軍時,他表達了自己作為工業服務商既當甲方,又當乙方的痛點,三環成套由三環集團原采購部改制,迄今已經營20余年的,除全權承擔三環集團的設備和工業品采購(甲方),還代理設備供應商向其用戶提供維修、維護等業務(乙方),近年來,努力在線下維修服務模式、服務共享平臺,工業品電商,工業互聯網、以及智能制造相關的應用模式創新中探索。

    我對張總講到,三環成套開創工業服務新模式,建設工業互聯網示范基地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的,你認為的甲方和乙方的痛點,如能解決好了就是最好的條件,并一同規劃出模式落地的方向,打造工業服務與工業互聯網“武漢模式”,包括:

    1) 接管工廠用戶的設備部門,探索工業維修承包合伙人制,直白一點來說,就是讓設備經理當老板(合伙人)。這不僅可以量化工業服務(工業互聯網)需求,以此梳理和搭建工業互聯網/工業APP技術平臺,形成工業維修人才共享和MRO工業品供應鏈系統機制。同時有利于幫助工業企業提升制造效率、減少工業品庫存,對于三環成套而言,無需花費高額成本去招聘維修工程師,是一項雙贏的選擇;

    blob.png

    2) 成立一家故障診斷專家團隊,故障診斷是依靠技能為主,專業儀器輔助綜合判斷的結果,專家人才并不難找(絕大部分的工業問題,一定是國內工程師解決的),此舉在于向工業制造業提供綜合設備健康體檢,承擔工業維修承包業務的精密診斷業務。這樣目的在于提升預測性診斷的準確性,同時梳理出工業互聯網診斷模型,為智能化的診斷積累經驗和知識模型;

    3)成立工業智能服務研究院,與當地高校開展產學研合作,聚焦工業互聯網和工業服務方向,在商業模式和技術應用層面,開展包括金融、數學、可靠性工程、心理學、經濟學相關的理論研究,為三環成套在工業互聯網與服務的具體業務提供科學指導和合理的建議和意見。

    這些創新并不和原有的業務發生任何沖突,相反只是促進原來的業務進行優化,支持搭建完整的基于工業互聯網條件下的工業服務體系。當然,這些模式推廣依然存在障礙,你不能跨區域去開拓市場,我講這并不是要全部自營,中國人學習的方式并不是全盤接收,一定是參考,就像我們非常愿意去各種大型展覽會去參觀一樣,最近的進博會,世界互聯網大會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所以,在接下來的兩年時間,將這些迭代完成的模式建成工業互聯網示范基地,這不僅僅是冰冷的數據展示,而是立體的展示從需求側到供給側的創新模式,示范工廠和模式培訓做成,我們只需要維護和改進整個業務體系,自然有人參考,而復制最好的方式,不是要感覺你在教育他們,而是成為行業標桿,自然也就容易實現復制了。

    結束語-工業互聯網與工業服務,從“心”開始

    前幾天和好友朱鐸先(蘭光創新 董事長,暢銷書《機.智-從數字化車間走向智能制造》作者)聊到最近看什么書,他說最近研讀易經,我講我最近研讀行為經濟學,這是非常有意思的話題,我們同樣在涉足行為學范疇,傳統文化講的是人性為本,西方則更多講習慣,兩者相輔相成。那我們講工業互聯網所涉足的正是未來新的工業規則和新的工業經濟形態,根本上是要保證工業鏈條上每一個組織和個體的“心理賬戶”,如何確保他們欣然接受,這已經遠遠超出了技術的范疇,正如我同三環成套張總講的一句話,接下來所有的變革,將關系眾多工業人的福祉,不可不慎!我們相信,天道酬勤,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在夫面前夫侵犯中文字幕
    <blockquote id="s4oig"><samp id="s4oig"></samp></blockquote>
    <source id="s4oig"><label id="s4oig"></label></source>
  • <bdo id="s4oig"><bdo id="s4oig"></bdo></bdo>
  • <bdo id="s4oig"><code id="s4oig"></code></bdo>
  •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